纳达尔和鲁德会师决赛校长要和他的学生争夺法网冠军了

赛会5号种子拉斐尔·纳达尔和3号种子亚历山大·兹维列夫的鏖战还没打完两盘就耗时3小时13分钟,6比7、6比6落后时,德国人因为在救球过程中扭伤脚踝而不得不退赛。痛苦的他坐着轮椅离场,然后拄着拐杖回到球场,和西班牙人拥抱,并向现场观众致意。

在另外一场比赛中,8号种子加斯帕·鲁德以3比6、6比4、6比2、6比2的比分逆转击败2014年的美网冠军马林·西里奇,职业生涯第一次闯入大满贯决赛,同时也成为挪威首位跻身大满贯决赛的网球选手。

6月5日的决赛,21届大满贯冠军暨13届法网冠军得主纳达尔将迎战他的“粉丝”及“学生”鲁德,从小就以他为偶像的后者曾经在位于马洛卡的纳达尔网球学校进行过训练。

6月3日是纳达尔的生日。自从2005年第一次参加法国网球公开赛以来,通常情况下他都会在罗兰·加洛斯庆生。

北京时间昨天,年满36岁的西班牙人拿到了一场艰难的胜利,但所有人的情绪都因为这场比赛的结束方式而蒙上了一层阴影。

因为在这场耗时超过3小时13分钟却还没打完两盘的比赛中,他的对手A·兹维列夫在次盘盘末阶段出现严重的脚踝扭伤而退赛。

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大家都希望3号种子能够在接下来的检查中没有大碍,继续在场上贡献出精彩的比赛。

首盘比赛,纳达尔开局被破,此后他将局分追成4比4平,在5比4时拿到3个盘点。但德国人救回盘点,并在抢七当中一度以小分6比2领先。西班牙人发挥了自己强韧的精神,以10比8取得逆转。

当时从第一局就开始展开破发大战的两人比分交替上升,A·兹维列夫凭借多一个破发球的优势将比分带到5比3自己的发球胜盘局。不过,纳达尔连破带保将比分带到5平。德国人成功保发,5比6的纳达尔在自己的局点上打出一记正手直线,奔跑当中救球的兹维列夫扭伤了自己的右脚脚踝。

赛会医生立刻冲进场内,在满场观众“Sasha”的喊声当中,和工作人员一起用轮椅将流泪的3号种子推离球场。

“这样的结果对他来说真的是很艰难和很难过,今年他在巴黎的发挥令人难以置信。我只希望他的情况不是太严重,希望只是普通的一次扭伤,我们所有人都是这么希望的。即使对我来说,能够再次晋级法网决赛也是梦想成真,但这不是我们期待的方式……我们都是人,会对同事出现这样的情况而感到难过。”

他说自己知道德国人为了一座大满贯冠军所付出了多少,也知道在这一刻对方有多么难过。

“但是我相信,他一定会赢得他想要的东西,不止一次。希望他能快点恢复,早日实现他的梦想。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很难去说什么。在我们回到球场之前,我在那个小房间里看到……萨沙在哭,那真的是非常艰难的时刻,我只希望他一切都好。”

周日的决赛,纳达尔将迎战挪威选手鲁德,后者在一场同样堪称鏖战的比赛中以3比1逆转西里奇。

相对于在四大满贯当中都闯入过4强的克罗地亚人,鲁德在本场比赛的开场稍显紧张,以3比6的比分告负。不过,随后他的发球展现出威力,利用自己的多变让33岁的西里奇难以招架。

“从我的角度来说,这是一场伟大的比赛。我的开局打得很不好,马林简直太棒了。我在第一盘防守太多,第二盘就增加了一些进攻,从而可以破掉他的发球局。从那个破发之后,我开始打出今年最好的网球了,发球、进攻性……我对自己今天的发挥非常满意。”

事实上,自从进入职业网坛以来,他一直是带着整个挪威网球在起飞。上个赛季,他拿到5个ATP250的男单冠军之后,成为本国首位排名世界前10的选手,在他身后是300位开外的维克多·杜拉索维奇和1300外开外的海勒姆·利连艮。

尽管多方面技术均衡,但在更多时候这位23岁的他还是会被看作是红土好手——他的8个冠军当中7个都来自于红土,而且他的偶像也是纳达尔。所以,今年来到巴黎之后就一直有专家看好他的罗兰·加洛斯之旅,希望他能够突破自己在大满贯赛事上的最佳战绩。此前他在2021年的澳网闯入16强,法网则是连续3年止步第三轮。

如今,已经突破自我并且闯入法网决赛的人希望能够继续帮助挪威网球实现腾飞。

因为在以峡湾、三文鱼和冬季运动闻名的挪威,网球是非常“小众”的项目。从现在往前倒数30年,这个项目的领军人物会从加斯帕·鲁德变成他的父亲克里斯蒂安·鲁德。

他们都竭尽全力地希望自己能够帮助网球在世界版图上占有一席之地,而鲁德本人的梦想除了获得大满贯冠军,还有在挪威举办一项高级别的ATP巡回赛,从而让更多的年轻人看到这个项目的魅力。

“我对网球产生的第一个记忆就是在电视上看拉法比赛,那是2005年他第一次赢得法网冠军。我当时就在想,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够在那么大的舞台上表演,这就是开启我网球生涯的第一个动力。”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从小到大他都非常喜欢纳达尔的球风和处事风格,2018年9月曾经在西班牙人位于马洛卡的网球学校进行过一段时间的训练。

在那里,他打磨着自己在红土场上的各种技术,也最近距离地观察和学习了“校长”本人在比赛之外的超强训练以及待人接物的准则。

“他就是那种完美的楷模,时刻告诉我们应该在球场上做什么、怎么做:永远不要放弃,永远不要抱怨。他是我一生的偶像,我想这就是一个绝佳的时刻——等待了这么久,我作用于可以在大满贯决赛中和他碰面了。”

他说自己知道西班牙人已经在罗兰·加洛斯打过无数次的决赛了,但肯定没有打过和自己网球学校出来的学生的决赛。周日的较量一定会很有趣,“希望到时候我的运气不错,希望拉法也是这样”。

在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拉法”大概还在另外一种情绪当中。半决赛以对手受伤的方式结束,他对5号种子有着语言难以形容的感同身受。“那一刻我想到了很多,没有人愿意受伤,这是职业球员人生当中最具有挑战性的时刻,真的希望他一切都好。”

而对于饱受左脚“Muller-Weiss综合征”以及过往经历过无数次伤病的他来说,他已经在前几场赛后表示,每一场法网比赛甚至每一场比赛都有可能是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尽管所有人都希望他能够在球场上再待久一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